英俊英俊太英俊

涂了羡羡٩(๑òωó๑)۶觉得丑就不放微博了哈哈哈,还没画完~

化狐01【师尊兽化,冰哥冰妹有,ooc
小学生文笔,简直羞耻play,慎入

  洛冰河懵了。
  他的师尊此时正在手忙脚乱地拉拢身上散乱的衣服,脸上带着可疑的红晕,那白皙的大腿和胸前两点红樱在丝质的长袍下若隐若现……
  更加诱人的还在别处……
  洛冰河的眼神飘到了别处,暗了下来,那毛茸茸的小巧双耳在不停地颤抖,师尊身后还有什么在一起一伏?
  他把手中的佩剑放在了桌子上,爬上了沈清秋的床榻,手径直摸向了沈清秋身后,却被另一只手捉住了。
  洛冰河抬头看向沈清秋,只见沈清秋脸上有着羞耻之色:“别、别碰!”
  洛冰河闻言果然收回了手,他无辜地看向沈清秋:“师尊,别碰什么?我们都是这种关系了…”,他有一点点羞涩,但是眼睛却划过一丝紧张,“莫非师尊还有什么要对我隐瞒?”
  沈清秋平时最见不得他这幅样子,可是自己的那处…又难以启齿,一下陷入了矛盾之中。洛冰河却迅速出手想要一握那物什,沈清秋却很快反应过来,将洛冰河的手打偏。
  洛冰河不解地看着沈清秋,还未来得及发话,就收到了属下的传信。他打开信草草阅读,脸色越来越黑,直接捏碎了信。
  沈清秋明白可能出事了,担忧的同时也暗暗窃喜自己的秘密还未被发现,还有补救的可能。他清了清嗓子,催促道:“冰河啊,有事就赶紧处理,千万别耽搁了。”
  洛冰河明白师尊在担忧自己,但还是蹭到师尊旁开始撒娇:“不去,徒儿要跟师尊在一起,除非师尊亲我一下!”
  饶是沈清秋和洛冰河相处了这么多年也还是被这孩子给雷了一下,不过,为了自己的贞操(?)着想,他还是决定加把劲把冰妹哄出去,沈清秋主动地在洛冰河嘴唇上浅浅地印了一个吻,刚想离开却又被洛冰河拉了回来。
  洛冰河主动加深了这个吻,舌头追逐这心爱之人的小舌直至沈清秋无法躲藏,在这些天与师尊的探讨中洛冰河为了不输给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疯狂地研究了很多书籍,技术也得到了很大提升。他搜刮着沈清秋的津液,舔着他的内壁,沈清秋只觉得舒服得要无法呼吸,脸上加深了红晕,眼里也泛起了一层薄雾,耳朵在不知不觉中可怜兮兮地站立了起来。
  洛冰河原本只是想稍微泻下火好出门的,现在看着师尊诱人情动的样子只觉得心里的邪火越烧越旺。若不是有要事在身,他早就扑上去把他心爱的师尊啃得连渣都不剩了。
  沈清秋感觉要被这熊孩子憋死了!他使足了劲才把洛冰河往外推了一点,重获空气的他大口地汲取氧气,一边不忘用红红的眼睛瞪着洛冰河,斥道:“够了吗?想憋死为师吗?还有事情要做怎么还不去?!”
  洛冰河笑着抱紧沈清秋,道:“徒儿不想去,多重要的事情也比不过师尊!”说罢还用脸颊蹭了蹭沈清秋的发丝。
  沈清秋向来拿这个徒儿没办法,只好拍了拍洛冰河的后背,哄着他:“有事情快去做,想和为师呆在一起有的是时间。”
  洛冰河在沈清秋耳边吐气,道:“那师尊等我回来给我看看身后那玩意是什么我就去。”
  沈清秋暗骂这小子还没忘记那事,只好头疼地安抚他道:“行行行,等你回来为师再给你看,快去吧。”
  洛冰河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心情一下子就开朗了起来,他笑着又亲了师尊一口,“师尊可千万不能反悔啊。”
  说罢他就拿起桌上的佩剑出门了,沈清秋见状终于长舒一口气,从衣服里拿出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没错,那正是长在他自己身上的。他担忧地看着尾巴,还好没让洛冰河那小子看见,不然还不知道怎么折腾。
  他想起穿越前看过的爱情动作片里的兽耳女仆,又不禁打了个寒颤,还好洛冰河是古代人,他可不希望那些东西用到他身上。

  洛冰河心情很好地走出了竹屋,嘴角带着惬意的微笑,却又在属下出现时消弭殆尽。
  他的嘴角垮了下来,眼神带上冷酷。 
  “他现在在哪儿?”